水晶球APP 高手云集的股票社区
下载、打开
X

推荐关注更多

柴孝伟

买进就值,越来越值,时享价...


邢星

邢 星 党员,国...


石建军

笔名:石天方。中国第一代投...


揭幕者

名博


洪榕

原上海大智慧执行总裁


小黎飞刀

黎仕禹,名博


启明

私募基金经理,职业投资人


李大霄

英大首席


桂浩明

申万证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师


宋清辉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官方账号...


banner

banner

芯片扩张潮下最稳的卖水人,三头通吃,半年报预增200%以上

行则将至   / 07月10日 21:16 发布

今年芯片行业迎来复苏反转的趋势,很多业绩爆表的公司都大涨了一轮。
有读者提问:
这几年中国成熟芯片行业迎来扩建潮,负责承包建厂的下游板块会不会有机会呢?
有道理,这里面肯定是有机会的。
先看逻辑,从行业需求现状来看,这几年中国一直在推动芯片制造的本土化,芯片工厂建设是现阶段最重要的资本开支之一。
根据TechInsights数据,2020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约为1460亿美元,而中国(除港澳台地区)生产的芯片规模约为242亿美元。
计算得出芯片自给率为16.6%,预计2023年达到23.3%。
另据TrendForce预计,2027年中国成熟制程产能在全球的占比将会由2023年的30%进一步上升至39%以上。
反映在项目层面,就是各地芯片制造项目的逆势投入,持续建厂。
比如中芯国际、粤芯半导体、华润微电子等,都有大量的12寸晶圆产线在建设中。
根据JW Insight的数据,2017年末国内累计投产的12英寸晶圆厂仅有9座,而截至2023年末,国内12英寸晶圆厂已建成45座,在建24座,规划兴建和改造13座。
图片
芯片产能大扩建,下游搞制造的竞争激烈,未必能赚到钱。
但承包施工的包工头,或许是可以成为“卖水人”的。
那么,这到底是不是一门好生意呢?
我们深入去看。
一般来说,IC半导体资本开支可拆分为厂房建设和设备投资两部分,厂房建设投资占整体资本开支的20%-30%。
其中设计占2%-7%,土建设施30%-40%,洁净室工程占50%-70%。
即工程投资占半导体资本开支的约20%-30%,其中洁净室工程占比过半,是工程环节最重要的支出项目。
单看洁净室工程这一块,相较于其他建筑工程领域,它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技术工艺壁垒高。
洁净室(Clean Room)也叫洁净厂房、无尘车间、无尘室,指空气悬浮粒子浓度受控的房间。
洁净室的目标是为了减少室内诱入、产生及滞留的粒子,并将室内温度、湿度、洁净度、气流、振动、静电等控制在一定恒定范围内,以满足特定生产的需要。
洁净室广泛用于电子工业、生物医疗、食品等领域,不同行业对洁净度的要求是差异很大的。
一般来说,芯片制造对生产环境的洁净度要求最高;
其次是液晶显示器、硬盘驱动器、光伏组件、LED 照明、生物医药等;
再其次,是食品、化妆品、精细化工等行业,对操作间洁净度也有一定要求。
从洁净室下游需求的分布来看,电子行业约占54%,规模最大,其次是医药及食品行业约占16%,医疗卫生行业占8%。
在芯片行业的生产流程中,生产环境的洁净度直接决定了最终产品的精密度。
随着芯片制程不断缩小,生产环境对空气中受控粒子的粒径要求也从0.3-0.5μm发展到纳米级,甚至更小。
因此芯片行业对洁净室的需求、技术要求,都在进一步提升。
第二,客户粘性强、愿意支付溢价。
半导体洁净室不仅仅是技术要求高,并且施工环节复杂,涉及洁净系统、高纯水工程、化学品供应工程、自控系统、节能工程等多个专业工程环节。
这就决定了,万一施工出现问题,对芯片工厂的后期运营将带来灾难性的打击。
一个芯片工厂的建设,往往需要长达数年时间,几十亿元甚至上百亿元的投资,因为洁净室工程不合格导致后期运营出问题,这是谁都无法承担的。
因此下游客户,往往抱着谨慎心态,更愿意选择此前已合作过的熟悉的工程服务商。
并宁愿为此支付一定溢价。
上述两个因素结合来看,洁净室工程大概可以算得上是工程建筑皇冠上的明珠了。
从供给端的竞争格局来看,整个行业的参与者就那么几家,垄断度还是挺高的。
在高端洁净工程(半导体、显示器件、生物医药)设计环节,主要参与者为太极实业(份额50.5%)、中国电子院(22.2%)、益科德(12.7%)、深桑达(4.6%)。
2022年CR4市占率约为89.9%。
在半导体洁净室工程环节,主要参与者为深桑达(份额49.2%)、柏诚股份(11.0%)、亚翔集成(6.7%)、圣晖集成(6.0%)。
2023年CR4市占率约为72.9%。
这里面,太极实业的工程经营主体“十一科技”、中国电子院、深桑达旗下的工程经营主体中电二公司、中电四公司,均曾归属于中国电子信息产业集团。
它们被统称为:中电系。
属于芯片建设领域的国家队,无论人脉、资源、份额,均占据着地位。
那么业绩如何呢?
很遗憾的说,大多数都不咋样。
以今年一季度的数据来看——
太极实业,营收67.26亿元,同比-22.33%,净利润1.48亿元,同比-11.16%。
深桑达A,营收153.8亿元,同比18.95%,净利润0.17亿元,同比130.15%。
柏诚股份,营收11.45亿元,同比111.11%,净利润0.55亿元,同比37.77%。
亚翔集成,营收10.96亿元,同比239.64%,净利润1.16亿元,同比258.14%。
圣晖集成,营收3.53亿元,同比-15.91%,净利润0.17亿元,同比-50.84%。
————
可以看到,规模最大的两个国家队龙头,太极实业和深桑达,净利率分别为2.7%、0.8%,比银行利息还少。
这净利率,比搞路桥施工的中国建筑还难看,人家一季度的净利率好歹还有3.25%呢。
再拆分毛利率、盈利增速等数据,同样不堪入目。
别看深桑达的一季度净利增速高,其实主要是去年同期在亏损,而且前年一季度也是在亏损的。
这货营收从2019年之前的十几亿元,增长到这两年的年营收500亿元以上。
但业绩,始终徘徊在盈亏平衡线上。
去年前三季度都是亏损的,年底四季度一下子就搞盈利了,归属净利润3.3亿元,扣非净利润却只有0.68亿元。
会计能力很强。
今年一季度虽然盈利了,可半年报又爆出了亏损:4,500万元–3,000万元的业绩预告。
总之是不省心。
对比来看,几家民营企业的盈利能力和成长速度,都要强出一大截。
同样以净利率来看,今年一季度,柏诚股份4.86%、亚翔集成10.62%、圣晖集成5.02%,都是国家队的一倍以上。
几家公司中,又以亚翔集成表现最出色,有点鹤立鸡群的味道。
从刚刚发布的2024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来看,亚翔集成预计净利润为22,781.95万元至24,680.45万元,同比增长207.12%至232.71%。
同比保持着翻倍的增速。
并且这个增速是一贯的,已经维持了好几年了。
2021-2023年,其归属净利润0.25、1.5、2.8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75.71%、503.94%、90.49%。
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这几年芯片行业周期性下行的影响。
亚翔集成为何能如此出色呢?
关键是公司基因不同。
公司是台资背景,创始人姚祖骧在1978年就创立了台湾亚翔股份公司,承揽军方的实验室无尘室工程。
后来,乘着台湾半导体行业的起飞一路壮大,1996年承接了台湾第一个8英寸晶圆厂无尘室工程。
2002年,又乘着中国内地改革开放的春风,进入大陆,成立了亚翔集成(苏州)公司,承接台资芯片厂的无尘室工程。
截至如今,它拥有台湾、苏州、越南、新加坡等地的不同经营实体。
其中,亚翔工程为母公司,在台湾上市,主要经营台湾地区的工程业务,并持有亚翔集成53.99%的股权。
亚翔集成在A股上市,并和母公司约定,台湾以外均属于亚翔集成的经营区域。
在台湾的高科技工程行业,汉唐、亚翔、圣晖,为三大龙头。
目前几家企业都在内地开展业务,亚翔和圣晖都在A股上了市,相对来说又以亚翔的业绩表现最强劲。
这些台资背景的高科技工程企业,有一些共同点:
第一,主要业务来自台资芯片厂。
第二,由于施工经验丰富,行业口碑好,同时也能吃到大陆芯片厂扩建的红利。
第三,业务聚焦在先进制程的芯片工程环节,因此盈利能力要更强。
以亚翔集成为例,它在大陆发展的早期,主要是靠承建台资芯片厂联电(UMC)旗下子公司和舰科技的苏州8英寸晶圆厂无尘室工程项目起来的。
近三年,又继续承建了台积电南京12寸晶圆厂、联电和舰苏州厂的扩建工程。
同时,还拿下了中芯国际、存储、福建晋华、晶合集成的大部分洁净室工程项目。
(咦,中芯国际这些国家级工程项目都交给了亚翔,深桑达等国家队干什么去了?)
图片
今年上半年,公司业绩爆发,盈利翻倍。
主要原因是2023年3月,亚翔集成新加坡分公司获得联华电子第三厂/第四厂扩建工程及劳务安装工程的订单。
该项目预计工期到2024年12月,合同总额约合人民币45.68亿元。
单个合同金额,即相当于2023年营业收入的143%。
其实这几年,不仅中国芯片行业有国产替代的需求,海外芯片行业也有“去风险化”的需求。
其中一个重要体现,就是很多外资芯片厂在东南亚建厂。
比如2022年,联电宣布在新加坡投资50亿美元建设晶圆厂,提供22nm和28nm工艺,预计2024年年底投产。
2024年6月,台积电旗下世界先进(VISC)宣布与荷兰恩智浦(NXP)合作在新加坡建晶圆厂,生产130纳米至40纳米的混合信号、电源管理和模拟芯片产品。
初始建设成本预计为78亿美元,预计2024年下半年开工建设,2027开始向客户提供产品。
这些项目,绝大部分都会落到台资工程企业的碗里。
如此,台资项目、国产替代项目、海外东南亚项目,全都能吃到蛋糕,业绩又怎能不稳稳的高速增长?文章来源-君临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