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的“5G+黄金频段” 11家上市公司谁最受益?

冰与火之歌   / 08月27日 13:50 发布

5G的发展浪潮毫无疑问给广电自身及其子公司带来了巨大的市场想象空间,从获取5G商用牌照开始,所有人都看好资源丰厚的广电和5G可以融合擦出许多火花,但其中也不乏唱衰者,毕竟广电自身经营业务和通讯类5G只是大类上的统一,具体业务层面有无实操空间?未来能否运营顺畅?实际业务盈利点及盈利模式是什么?这些悬而未决的问题着实让人心生疑虑。而今年广电700Mhz频段的使用获批无疑为广电的5G之路带来了最直接的利好,也让人们看到了广电真正可以与“移动、联通、电信”三巨头竞争的法宝。

除概念与技术之外,广电的实际行动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今年8月4日,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企业名称申报登记公告中“中国广电网络股份有限公司”的名字赫然在目,一个崭新的广电正在向我们走来。

在此期间,广电系上市公司表现活跃,十数家上市公司的股价均实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歌华有线甚至一度因此停牌。而在此前,广电系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却并不乐观,出现亏损的公司并不在少数,5G的这剂强心针真的可以为这些公司带来崭新的活力吗?

 

把持通讯业的黄金频段

700Mhz频段到底有何优势,缘何让多家通信公司垂涎

 

众所周知,5G信号的传播需要大量的基站作为基础,要想实现万物互联的真正信息化时代,天量的基站建设与投放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而在基站建设过程中,为了实现5G信号的全面覆盖,除了要考虑幅员辽阔的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外,城市中高楼林立所带来的信号阻隔同样是一个问题,如果基站辐射范围过低或信号穿透能力较差,对于基站建设的密度就会有更高的要求,相应也会造成更高的基建投入需求。

而700Mhz频段使用的获批很轻易的解决了5G信号辐射范围的问题,700Mhz频段之所以被誉为通讯领域的黄金频段,完全取决于其可以提供其他频段无法达到的高辐射范围和穿透率。广电作为过往有线电视及广播业务的主要负责方,为适应全国电视广播信号传输的任务需要,其自然而然享有着高覆盖的700Mhz黄金频道。

从测算数据来看,700Mhz频率在户外、乡村等低矮房区域有效覆盖半径高达4.66公里,而在高建筑城市区域覆盖面积也可以达到1.34公里,虽然通讯频谱中其他频段有很多,但大多在城市群中覆盖半径仅有0.6-0.8公里左右(低矮城区及郊外1.5-2.0公里),也就是说非700Mhz频段的运营商其在基建投入及后期维护的资金可能就要高出广电数倍有余,所以这个可以让电信厂商在5G建设中赢在起跑线上的的特殊频段自然成为了多家哄抢的“香饽饽”。

但现在看来,广电黄金频道的蛋糕应该无疑被中国移动吃在了嘴里。2020年5月20日,中国移动和广电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双方约定共同进行5G网络建设。对于耗资巨大的5G网络建设和广电自身来说,此番合并也是必然结果,单打独斗下的重复建网造成的资源浪费太过严重,而广电由于自身业务的独特性,其下属各省的省属广电总局均为单独主体,分散的组织架构难以让广电在短时间里集中天量资金进行相关基础建设,况且行业专项人才的短缺也始终是广电5G道路上的掣肘。反观移动,其所拥有的完善的4G基站建设以及成熟的技术队伍使得两方最终的珠联璧合看起来十分合情合理。

 

广电股份的成立之难

作为广电5G业务的承载者,广电股份的设立牵涉多方广电系上市子公司利益

 

移动与广电的合作如果类比为两个相约出门远行的人,移动绝对是早已收拾妥当整装待发的那一个,而当下的广电则还在手忙脚乱的整理行囊。

广电的“乱”主要乱在了组织结构的“分立”和上市子公司入股的问题上。组织架构层面,因为国内的“四级办电视”的模式,各地的广电事业单位实质都是独立的主体。虽然行政层面有隶属关系但股权层面并无任何实际体现,仅此一条就为广电股份的市场化之路埋下了不少磕绊。

广电系上市子公司层面,如歌华有线、吉视传媒、天威视讯等都为省属广电单位的上市主体,根据已披露信息来看,注资成立广电股份的过程中大部分公司将会以现金出资形式参股,目前已有东方明珠、贵广网络等9家广电系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拟以现金出资形式参与发起组建广电股份。

除现金出资外,股权置换也是主要方式之一,歌华有线就拟以控股股东方北广传媒的股份出资,北广传媒现持有歌华有线37.42%的股权,是歌华的实际控制人。歌华的本次交易一度引发公司停牌,毕竟此次换股后实控人由北广传媒变更为国务院(通过广电股份间接持有)实属重大变更。

但受限于上市公司的披露要求,各家公司出资形式、金额、股权置换作价等问题均需要逐项解决,每一步都需要经历漫长的审计、合规审查过程,但不论时间长短,对于广电系上市主体来说一定会受益良多。

综合来看,广电系子公司受益方式主要有三个方式,首先公司可以享有5G牌照带来的业务拓展优势,从组织架构角度来看,过往各省广电独立经营受限于股权关系的彼此独立,各地区公司并没有持牌经营的权利,现在通过广电股份的连接,广电的牌照优势才真正辐射到地方附属事业单位。

其次是业务层面,受限于有线电视受众的不断缩减,广电旧有业务体量不断缩减。截至2019年,有线电视用户降至1.7亿户左右;宽带业务用户也面临增速放缓的弊病,广电宽带业务量最低时季度增量仅6万户左右。但对于广电来说,其享有的影视资源和渠道是未来面向5G互动电视、低延时直播、高清电视节目等方向的重要基础,5G作为一个基础或载体,其只有依托内容和应用情景才能发挥出该有的经济效益,而广电在内容端相较于传统电信巨头享有更大优势。

最后,通过广电股份的设立,广电体系的诸家公司终于形成合力,从过往分而治之的局面改变为通过广电股份的“集权经营”,结束多年来资源不集中的问题。而此番整合除5G发展外,对于广电的电信网、互联网、广播电视网三网整合进程也会是极大的促进。

 

广电系子公司现状如何

营收负增长、亏损,11家广电系子公司如何借势破局?

 

随着时代的发展,广电系子公司过往通过机顶盒、转播收入等有线电视的传统业务躺着赚钱的舒适圈可能一去不复返了,根据《2019年中国有线电视行业发展报告》,2019年国内有线电视用户总量、数字电视用户总量分别下降了7个百分点和3个百分点,正如当年诺基亚总裁“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的无奈,如今的广电系子公司也并没有做错什么,但时代的洪流往往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席卷一切。

广电网络(600831),作为广电系最知名的子公司之一,其有线电视业务占营收比重达到80%,2019年公司净利润首次出现亏损,合计金额接近1亿元,同比降幅达195.16%,2020年一季度公司经营同样并不乐观,营收总额仅有5.69亿元,同比降幅达到23%左右,净利润同样处于亏损状态。


公司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就是旧有有线电视收视、用户安装等传统业务受网络电视、视频以及消费习惯变化的影响过大,加之广电网络自身适应时代发展所培育的融媒体等转型业务受制于起步时间短、规模小等因素,共同导致了业绩下滑。

对于既往能做的恐怕只有既往不咎,从未来发展角度来看,受制于地域因素,广电网络主要服务的关中、陕北等西北地区,其在我国第一批5G布局中明显会处于较落后的位置,虽然在本次广电重组的进程中概念利好的层面相对较多,但未来实质性的营收利好可能并不明显,相较于歌华有线、天威视讯等一线城市的经营主体,广电网络很可能会处于不利位置。


广西广电(600936)的境遇相比广电网络也同样是半斤八两,虽然公司2019年净利润仍勉强保持1.1亿元,但扣非净利润 -1.27亿的亏损已然暴露了公司当前的窘境。其实早在2015年广西广电在毛利润达到7.9亿元的高位后便一路下行,到2019年毛利润仅仅只有3.6亿元,累计降幅达到59%,毛利率水平也从35%左右的高位跌至16%左右,收入及利润遭遇双杀。主要原因同样是消费习惯变更导致的竞争加剧等,公司当前境遇和未来发展与广电网络无异。

但为摆脱就有业务过时所带来的困境,广西广电结合当地多部门联合发布了公告,称到2020年内广西广电会力争在广西省内累计建成2万个5G基站,投资达到306亿元。未来广西广电的经营成果将时刻受到建设进度和下游应用消费场景推广成效的检验。


歌华有线(600037)作为本次广电重组的先锋,其换股变更实控人为国务院的操作被市场普遍认为是广电重组的“揭幕人”,公司复牌后同样触发涨停,但歌华有线的背后也同样逃不开经营业绩压力。

相较于广电网络、广西广电等主体,歌华有线得益于北京地区雄厚的经济基础,近三年营收仍保持着正增长且并未出现亏损,但公司营收增速也仅仅维持在1%左右。反观净利润水平,依托于区域优势,歌华有线虽然尚未走到亏损的窘境,但净利润下滑的趋势也同样势不可挡,2017年至今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超过20%。

未来5G建设中,国内核心地区的硬件铺设必会领先,在享受广电重组红利的角度来看,歌华有线大概率会领先于众多子公司,保持其“揭幕人”的身份。


湖北广电(000665)在今年一季度同样出现了亏损,考虑到疫情的重大影响2020年一季报可能并不能有绝对的代表性,但向前追溯来看,湖北广电在2018年-2019年间同样出现了营收、毛利润由增转降的现象,公司所经历的经营问题与其他兄弟公司如出一辙。

但在面临时代风向的变化中,湖北广电也有着较为出色的应对速度,除了2019年12月31日对领导班子进行重组外,2020年3月湖北广电还与湖北铁塔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协议内容除满足湖北广电正常业务建设需求外还包括多项5G相关组网及基建内容,可见湖北广电在5G未来发展中相较于其他广电系子公司做足了预备工作。

考虑到国家发展重心的迁移以及“内循环”概念的出现,作为中部核心城市的湖北可能将迎来部分偏重。


贵广网络(600996)相较于广电系子公司最大的特点是营收至今仍保持着较高的增长水平,2017年-2019年三年间,贵广网络营收平均复合增长率仍维持着14.5%的高位,在时代潮流冲击下仍能保持稳定增长率可见贵广网络的能力。在贵广网络的推进下,贵州是第一个实现广电光缆网络行政村全覆盖的省份。得益于受众群体广泛,贵广网络如今仍然保持了较好的业绩成长性,但这一切并不意味着历史潮流顺昌逆亡的真理出现了错误或偏差。如果仅仅以2019年的业绩指标来看,贵广网络的营收增速也仅有5.5%的增速,可见过往优异的工作成绩可能会延缓但绝不会阻止变革的到来,所以适应并顺应本轮变革的浪潮是所有广电系子公司要面临的问题。作者 | 陶冶  

已经有0人打赏共0水晶币
赞(37) | 评论 (21)
分享到:
08月27日 13:50 来自网站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