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学伟:这是金融危机?NO!

金学伟   / 03月14日 10:42 发布

全球股市经历了惊心动魄、惶恐不安的三周,关于金融危机的报道已成为不少媒体的头条,很多好友也在询问:难道你就不对此发表些看法?


看法当然是有的。


首先,就像梅多斯在《系统之美》中说的,财经专家常常过于地关注并夸大事件的影响力,而对历史重视不够。


其次是从系统论的角度看,人类的活动其实就是一种人化的自然,它同样符合系统自组织、自演化法则。这种法则决定了前后出现的2次危机,一定会以交替的方式进行——后一次和前一次不一样。


2008年的金融危机亦称次贷危机,是一场发生在美国,因次级抵押贷款机构破产、投资基金被迫关闭、股市剧烈震荡引起的金融风暴。


所谓次贷,就是次级按揭贷款,指的是信用低、还债能力低的贷款。但在金融自由化政策下,被一些“天才的”金融高手,用某种复杂的打包方式,包装成低风险的金融衍生产品,再经过资本市场的乘数效应,产生出高达上百倍杠杆率。


这场危机其实从2006年春节就开始显现,但在各种复杂的传递链条的迟滞效应下,直到2008年才最终爆发。其所谓“杠杆+波动=炸药”,“迟滞效应和破坏力成正比”,由于从危机产生到爆发延迟了2年,在这2年中,以衍生工具应对衍生困境,股市也又涨了1年半,所以当其爆发时,累积的爆炸当量已相当于核弹,导致流动性的突然消失,瞬间枯竭,产生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


这一次,虽然美股上涨的时间也很长,但其主要的驱动力则是钱多——不断的QE,释放了过多的流动性,还有资本回流;人傻——被动型指数基金唱主角,不用管公司好坏,值与不值,只要有钱进来,就全数复制指数,按比例买进→持有。最后导致“过度持有”,在超预期疫情下,遭遇资金回撤,产生突然间的“崩盘”。


这很正常,早在2、3年前,人们就预料到有这一天。因为你很难叫一个被动型基金根据估值或其他什么,去主动卖出,主动减仓,过度持有的最终结果一定是集体卖出。这三周美股的大幅杀跌当作如是观。它和08年的金融危机产生的根源不同,具体的金融形势、金融环境也不同。


危机是有,因为疫情,全球经济的局部和阶段性停摆不可避免,全球经济由此而遭遇重创不可避免。本已在衰退边缘的全球经济很可能会由此而进入一个萧条期。但它的表现形式一定会和2008年的金融危机有所区别。


最显而易见的区别是:08年金融危机,全球股市一竿子插到底,而后的恢复也一气呵成;这次很可能会分2个阶段到底,而后的元气恢复也将旷日持久。这同样符合“交替法则”。


金融危机常表现为瞬间流动性枯竭和资金链断裂,常常是来时一阵风,去时一场雨,也一定会在货币市场上表现出来,而这次不是。


有意义的是,截止周四A股收盘,这三周里,标普500指数的跌幅达20%,与之相对应的沪深300指数跌幅7%不到,仅为标普跌幅的三分之一。这和我们上周讲的,以当前指数和2015年的最高点比,沪深股市的回调幅度已是美股回调幅度的3倍是成正比的。


所以,一方面,我们没必要因美股的大幅下跌而过度恐慌,另一方面也不要对后市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如果说,金融危机不可能有,那么,所谓“A股的独立行情”也只能是一厢情愿。如果我没记错,那么,“独立行情”这个词最早是1998年出现的,尽管20多年来不断被人提起,但“独立行情”却始终没有出现过。我们讲全球化,讲“人类命运共同体”,其实股市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独善其身,说之易,行之难。


股市是个复杂自适应系统,对这样一个系统,有时还是想得简单些好。因为你的大脑再复杂,也复杂不过它的自演化与自组织过程——那是可以产生出无数个解的过程。而简单则反而更容易贴近这个复杂系统的一般解。因为复杂系统的结果会有无数解,但它的模型却没有多少。


比方说,“多头市场会有2波”就是它的基本模型之一。如果没有2波,只有一波呢?那一定就是筑底波动。这是经过无数次的实践所证明的,也就是系统论叫我们重视的历史之一。


从2440点到现在为止,上证指数确确定定地只走了一波,产生了3288点的高点,其后的历次上涨,都没有超越这个点位。这给市场留下了余地,留下了回旋的空间。如果说,独立行情不可期,那么,当美股第一波下跌结束,反弹,A股趁势完成它的第二波上涨的可能性倒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20多年来,我们已经历过6次大起大落,但依然还站在这里。不要悲观,悲观是没有出路的。任何的危,最后都会变成机。


至于美股,我认为第一个下跌目标已经达到,而第二个目标则在16500附近。




已经有0人打赏共0水晶币
赞(50) | 评论 (23)
分享到:
03月14日 10:42 来自网站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