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君宏观 | 中美关系近期研究集锦:态度、进展、影响及后续

秋雨山庄   / 05月15日 08:40 发布

01

态度:丢掉幻想

 

在上周谈判结果尘埃落定之时,国泰君安宏观团队旗帜鲜明的喊出——“难有和平崛起,唯有努力抗争”。


从2018年11月1日中美元首通话,到12月1日阿根廷会晤,到2019年4月底第十轮谈判,本轮中美经贸谈判持续半年,目前中美关系出现拐点。反观2018年,中美谈判一度暂停5个月,沟通形式主要为隔空喊话。


谈判本身就是博弈,越到后期,噪声越大,重头戏只能放到最后,底牌都要到最后才亮。


美方2019年5月6日以来,指责中国第十轮谈判中“背弃”先前在贸易谈判中做出的承诺,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幼稚而且混淆视听。

 

中方坚决维护的,即是中美协议的平等性,即中方做出让步的同时,美方也必须做出让步。根据刘鹤的最新表态,这种平等性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被加征的关税必须全部取消

关税是双方贸易争端的起点,如果要达成协议,那么关税必须全部取消。这既涉及到重大经济利益,更是国家之间的对等关系。

 

二是采购内容与规模

加大自美采购是中方缩减中美贸易逆差努力的重要部分。采购细节必须慎重磋商,因其将会影响我国贸易顺差和国内可贸易品的需求。

 

三是文本的平衡性

中美谈判的基础是合作共赢,文本必须平衡,事关国家尊严。


目前来看,特朗普总统及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不仅要求中方大力度开放、大规模加大自美进口、多方面做出结构性改革承诺,而且要求保留加征关税以建立监督机制。


显然,这与中方的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则是严重违背的,上述三条是中方的底线,并不会随着时间的转移而改变。

 

我国此次回应较为克制,并没有扩大相应的加收关税的范围,而是同美方相当,提高了此前600亿关税的税率。


在2018年9月18日真正落地的关税实施过程中,这600亿商品按照10%和5%两种关税实施。2019年5月13日,上调至25%、20%、10%金额5%四种税率。 

 

与美方2000亿美元清单相对应,这600亿清单包含了较多的化工类产品、机电与音响设备类产品、技术密集型的光学医学设备、塑料橡胶制品、木制品与纸浆制品、钢铁及其制品等。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500亿美元商品中已涵盖了较多的农产品,600亿清单中部分农产品类加收关税涉及商品数目有所减少。

 


02

进展:协议还签不签?

 

 

虽然上周谈判最终未达成协议,但我们认为贸易谈判短期受挫,不代表未来协议无望。

 

当前美国经济数据表现强劲阶段,特朗普采取高强度的挤压战术,一方面向选民与反对党证明自己,另一方面为最终协议能够争取到更多条件做铺垫,是谈判过程中的正常策略。

 

特朗普的最终诉求仍是谋求连任,因此特朗普需要在大选之中拿出一份“成绩单”,而且关税落地后的持续影响将对美国和全球经济带来负面冲击,最终也将不利于选举,因此我们依然对最终达成协议持乐观看法。



03

影响:哪些行业影响最大?

 


我们之前测算,2000亿美元商品的关税由10%提高至25%对GDP的影响大概为0.5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总共2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25%,大约影响我国GDP的1个百分点左右。

 

根据我们此前的测算,对美加收关税对我国通胀影响有限。对CPI影响最多0.2个点,对PPI影响最多0.5个点,总体可控。


1100亿美元清单对CPI和PPI的潜在影响分析

资料来源:Wind,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此次关税提高的商品范围是2018年7月10日的2000亿清单。其中涉及化工类产品总体达1436种,机电机械类商品涉及商品范围仍很广,如核反应堆锅炉等机械器具及零件涉及的商品种类仍达到了200种、电机电气设备及零件商品种类仍高达218种。

 

此外,动物制品、植物制品、食品类、木制品和纸浆等的增税范围也有明显扩大。我们经过测算,发现2000亿清单加征关税后,对于轻工、建材、钢铁、纺服等行业影响较大,但是整体而言,对于行业产量的影响都不大。


资料来源:Un Comtrade,WIND,国泰君安证券研究




04

后续:下一站G20

 


特朗普总统的最重要诉求就是选票,选票是他权力的来源,其发起中美贸易战的最终目的就是连任成功。


如果中美协议没有达成,就大概率难以连任。


中美元首会晤的下一个时间窗口,是2019年6月27-28日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元首峰会。

 

就当下时点而言,贸易摩擦重燃,为外部环境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而稍早前已经公布的外贸与金融数据,体现出外需下行压力和政策冲量后的影响:

 

从公布的4月贸易数据来看,出口增速较3月大幅回落近17个点至-2.7%,我们认为人民币小幅升值、18年同期的高基数以及全球经济动能小幅放缓对此均有影响,与此同时,进口增速明显回升,增值税改革、大宗商品价格反弹及内需平稳形成有效支撑。

 

金融数据方面,我们看到在前期政策冲量和宽松力度二阶导改变的情况下,4月信贷、社融环比回落显著,回归正常节奏,但政策顶当前未现,增速回升趋势仍然未变。

 

在一季度名义增速底基本确认的情况下,后续企业盈利改善仍在途中,受4月政策边际弱化以及一季度政策集中前置发力的影响,部分经济数据出现了“折返跑”。


 2019年4月19日分析经济工作的政治局会议上,“六个稳”却没被提到,侧面反映了决策层对经济的信心和中美经贸关系向好的期望。市场也预期政府逆周期政策转弱,开始进入跌势。

 

就目前来看,政策预期的边际减弱叠加贸易摩擦的影响短期加大,我们认为:后续政策会再度加大宽松力度,同时改革也将提速,二者将在二季度后并驾齐驱,利好国内基本面,构成应对贸易摩擦强有力的支撑因素:

 

一方面,总理在5月10号的减税降费专题座谈会上再度强调因时因势更有针对性地实施宏观调控,抓紧落实政策红利,进一步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确保“六稳”。政策二阶导在外部不确定性的影响下或将再度迎来改善;

 

另一方面,我们对今年金融供给侧改革、国企改革和对外开放的方向和节奏持有乐观看法。中国经济转型加速,改革也势必加快,我们预计二季度将有更多的国企混改落地,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步伐也会明显加快。


同时,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势必越来越大。这无疑将提高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潜力和生产效率。


展望后续,对于当前贸易摩擦的到来,我们认为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政策加码与改革提速并驾齐驱的局面或将到来。

 



已经有0人打赏共0水晶币
赞(45) | 评论 (19)
分享到:
05月15日 08:40 来自网站